毕业论文格式范文网,免费提供各类本科、专科、研究生、硕士毕业论文模板素材提纲范文。免费分享各类学术论文、开题报告、综述论文等。如需论文写作服务,请联系微信:ym5152529。

首页 >  艺术论文 正文

《紫色》中的姓名艺术与女性主义【艺术理论论文】

毕业论文范文网 2020-08-25 23:41:35 艺术论文 305℃
《紫色》中的姓名艺术与女性主义

  1982年,美国黑人女作家艾丽丝?沃克的书信体小说《紫色》一书的出版引起社会与评论界的轰动,并于1983年获得美国文学界三大奖项。小说由主人公茜莉与上帝、与妹妹纳蒂之间的信件构成,描述了黑人女性在种族歧视和男权统治的社会中为实现自我价值的奋斗历程,揭露了黑人女性在种族歧视,父权、夫权专制的重重压迫下的悲惨命运。作为黑人女性主义的倡导者,艾丽丝?沃克的作品中多处贯穿着女性主义思想,其中,姓名的应用就是一种艺术的表现。《紫色》中,沃克刻意忽略某些男性姓名,隐去诸多人物的姓氏,或刻意增加女性的姓氏,这是对男权统治的一种颠覆与挑战,也是对女性在男权社会中努力获得平等地位,实现男女平等和谐生活的一种渴望。

  一、《紫色》中姓氏应用的现象

  姓名,作为一种文化载体,具有悠久的形成历史,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体现了民族文化的特点。广袤的世界上,文化是形形色色的,姓名也是多种多样的。中英文化中的姓名结构有相似之处,全名均由“姓氏+名字”构成。英语文化的全名为“名字+姓氏”,或者“名字+中名+姓氏”,汉民族的全名由“姓氏+名字”构成。比较中英方文化中的姓名差异,汉民族的姓名可以归纳为“重姓轻名”、“男女各姓”,而英语国家则为“重名轻姓”、“妇随夫姓”。

  小说《紫色》的创作背景为奴隶制,种族歧视,男权、夫权至上的社会,男性的地位无与伦比,女性尤其是黑人女性,毫无自我而言。为表达对种族歧视,男权统治的挑战与鄙视,对女性意识的呼唤,艾丽丝?沃克通过小说人物的姓名称谓来贯穿自己独特的女性主义色彩。

  1.无名无姓的男性人物

  在这个“重名轻姓”、“妇随夫姓”的英语文化背景下,小说中关键人物的姓名应该是必须交代的内容。而主人公茜莉与妹妹纳蒂的丈夫,在男权统治的社会中应该是家庭核心人物的男性,本该被称为“姓氏+先生”,却在沃克的笔下不仅没有姓氏,甚至开始连基本的名字也未提及,而分别以“X先生”“牧师先生”称呼。

  主人公茜莉在遭受了继父的百般凌辱之后,被其像牲口一样卖给了一位有诸多孩子的鳏夫――X先生。而X先生娶她的目的也是因茜莉能为其照顾孩子,操持家务。X先生是一位性格暴躁的家庭暴力者,在父辈所倡导的 “老婆就得服服帖帖”,“老婆像孩子,你得让她知道谁厉害,除了狠狠揍她一顿,没有别的办法”等诸如此类的教条熏陶下,对茜莉肆意打骂。小说的末尾,在X先生渐渐地意识到了自己以前那样对待茜莉是错误的,慢慢地承认了茜莉在家庭社会中的地位,他开始获得了名字“阿尔伯特”。

  与X先生一样,另外一位便是给予茜莉的妹妹纳蒂无限帮助并成为她的丈夫的“牧师先生”。纳蒂离家之后,是“牧师先生”将她带回家,又带她去了非洲。在非洲,纳蒂了解到黑人祖先的历史以及黑人的生活。在那里,纳蒂才彻底感到自己像一个人那样的活着。非洲的生活和纳蒂的转变也在改变着“牧师先生”,随着他的思想行为的转化,他的名字“塞缪尔”开始出现在了小说中,因为此刻的“牧师先生”已经成为了一个与纳蒂一样的“人”。

  2.有名无姓的人物

  除忽略姓名之外,小说中诸多人物只有名字或者直接以亲属关系称呼,没有姓氏,诸如茜莉、纳蒂、哈波、克瑞纳等,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深受奴隶制、男权统治的压迫与影响。茜莉与纳蒂生活在压迫之中,哈波与克瑞纳等受到父辈的影响,继续实施男权统治。

  与茜莉、纳蒂、哈波、克瑞纳所相关的人物X先生和牧师先生均没有姓名,他们便失去了自己的姓氏甚至于名字。小说一直没有提及茜莉姐妹生父的姓名,而她们也一直称呼继父为“爸”或其名字“阿尔菲森”,因此,少女时期的茜莉和纳蒂没有姓氏。俩姐妹结婚后,按照“妇随夫姓”的英语文化传统,应该冠以夫姓,但在小说中,由于对他们丈夫姓名的刻意忽略,她们的夫姓也就无从得知。

  这种姓名的称谓在纳蒂描述她们姐妹的出身时表现尤为突出,纳蒂没有用姓名来描述自己的父母,而是强调了家庭关系。“纳蒂从未称呼他们为父亲、母亲、继父,而是以血缘关系分别将他们描述为‘那个人以及他的两个兄弟’‘他老婆’‘那个寡妇’‘那个陌生人’等。”

  同样的隐去姓氏也出现在莎格的两位丈夫格蓝迪和哲曼尼身上,他们的姓氏没有被提及,他们的妻子,莎格?艾沃瑞依旧使用自己的姓氏。同样,索菲亚姐姐的丈夫也被隐去了姓氏,被称为“奥德赛的丈夫”或“杰克”。

  3.有名有姓的女性

  小说中,诸多男性的姓氏或全名被忽略,而有些女性的姓氏却又被刻意提及。其中,对茜莉与纳蒂的奋斗之路有巨大帮助的人物莎格?艾沃瑞,索菲亚?布特勒以及艾迪?比斯利就是典型女性代表。

  莎格?艾沃瑞和索菲亚?布特勒在茜莉与妹妹纳蒂的成长道路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莎格是茜莉丈夫X先生的情人,从情敌到朋友直至情人,是莎格带领着茜莉成长,让她有勇气面对自己,帮助她与男权统治抗争,获得经济独立,实现自我价值。索菲亚是哈波的妻子,茜莉的儿媳,在她的成长过程中,由于不愿接受男性的欺侮,一直反叛抗争,后因不愿作为市长家里的女佣,出手打了市长而被监禁。但是,监狱生活几乎丢掉性命也未泯灭她的反抗之心。与索菲亚成婚后,受父亲与祖父的影响,哈波处处表现出家庭中的男权思想,妄想以暴力在索菲亚面前树立自己的绝对统治地位,却一次次遭到了索菲亚的反抗。莎格、索菲亚的楷模作用鼓励着茜莉,使其在成长的道路上勇敢向前。

  艾迪?比斯利小姐是纳蒂生活中出现的一个小人物,她是一位受过教育的教师,是纳蒂生活中的榜样,纳蒂一直想像她一样受教育,成为她那样的人。正如茜莉所描述的那样:“纳蒂挚爱比斯利小姐,认为世界上再没有比她好的人了!”这种比喻就像莎格在她自己心里的位置一样。虽然对茜莉没有直接帮助,但比斯利小姐对于纳蒂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在给茜莉的信件中,纳蒂描述着比斯利小姐对她的影响:“我非常感谢她教会我阅读、学习、写字,让我的心中充满求知的欲望。”纳蒂将自己的思想与茜莉分享,纳蒂从比斯利小姐那里学来的求知欲对茜莉脱离家庭暴力,寻求独立、寻找自我价值也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二、《紫色》中姓氏应用的意义

  1.无视男权统治,渴望和谐社会

  虽然深受种族歧视与奴隶制的迫害,白人的社会价值观与统治思想深深影响着黑人男性,这进一步增加了黑人女性在社会家庭中的身心压力。茜莉的丈夫X先生就是一位典型代表。小说中姓名的使用各人有不同的见解,Molly Hite认为,“在此书信体小说中,茜莉的丈夫一直以X先生为名,意味着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他的名字让人恐惧,无法提及。”“牧师先生”虽为小说中的正面人物,他也没有像其他男性一样,强调自己的统治地位,对女性以暴力相向,但却是宗教和文化统治领域的一个代表。

  对于家庭统治者和宗教文化统治者的代表,X先生和牧师先生是当时社会中所有黑人男性的生活缩影,他们的表现影响着黑人女性在家庭社会中的生活。由于有这两种力量的存在,黑人女性无论是家庭生活

  还是精神神火都遭受着煎熬。因此,在这个对男性权利无上推崇的社会中,沃克在小说中对两位姓名的刻意忽略是对种族歧视和男权统治的批判,表达了女性主义者对男权社会的无视与挑战。

  同时,对男性姓名的忽略也是女性渴望在家庭和社会中获得平等地位,实现家庭和谐的一种体现。随着小说的发展,茜莉和纳蒂的自我意识渐渐形成,开始在家庭中抗争,在社会上通过自身努力获得经济独立,渐渐地获得了平等地位,X先生和牧师先生的思想也在发生着变化,他们承认了自己思想与做法上的错误并开始尊重女性的思想与地位。因此他们也获得了女性的尊重,有了自己的名字“阿尔伯特”和“塞缪尔”。尚玉峰认为:“两性间和谐与融洽生活,全力争取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平等权利以造益于全体男人与女人的生存与发展,重建人类的伊甸园。”这正是艾里斯?沃克女性主义思想的体现。

  2.宣扬女性主义,渴望平等生活

  与忽略男权统治者姓名截然相反,对于具有反叛精神,雌雄同体象征,努力抗争平等权利的黑人女性代表莎格?艾沃瑞,索菲亚?布特勒以及艾迪?比斯利,艾里斯?沃克不但赋予了她们名字,还附加了姓氏,以强调她们的地位。这是对男性人物的一种讽刺,也是对女性主义的宣扬,男权统治的挑战。

  评论家Bell Hook写道:“诸如莎格和索菲亚这样的黑人女性,她们反叛地将自己置身于男权家庭概念之外……”莎格和索菲亚的最大特点就是勇于冲破男

  权统治的桎梏,为女性甚至男性做出典范。她们身上具有雌雄同体的特征,对于此,茜莉和丈夫曾经争论,但对于她们到底应该定义为“男子气概”还是“女性气质”无法达成一致。最终将其定义为“她们不像男人,但也不像女人”。

  与莎格和索菲亚一样,艾迪?比斯利全名的出现意味着沃克拓宽了对姓名使用的广度。即使茜莉的继父对这位教师所表现出来的男性特征有些轻蔑但却带着恐惧,因为当他想将怀孕的茜莉从学校带走时,遭到了比斯利小姐的干涉。

  这三位女权主义的代表人物与当时社会中黑人女性的形象格格不入,而正是她们的影响与鼓励,才唤起了茜莉与纳蒂这样的处于压迫中的黑人女性的自我意识,让她们能够走出家庭,寻求经济独立,获得与男性一样的平等地位。也同样影响着哈波、克瑞纳这样的深受男权统治思想影响的人物,让他们意识到女性在家庭社会中应该受到尊重,拥有平等地位。这些无姓氏的人物无论通过抗争还是妥协最终都达到了和平相处,体现了沃克渴望男女平等,家庭和谐的女性主义思想。

  无论是忽略男性姓名,还是刻意增加女性姓氏,小说中沃克的女性主义始终贯穿其中。X先生和牧师先生的统治地位因为姓名的省略而被无视,莎格、索菲亚、艾迪的女性地位因为姓氏的附加而得到尊重与强调。X先生、牧师先生、莎格、索菲亚、艾迪这些形象从正反两个方面一直在鞭策着茜莉和纳蒂,哈波这些没有姓氏的人物通过努力与尊重获得平等地位,在家庭社会中实现男女平等,从而实现社会的和谐。

Tags: 纳蒂 女性 莎格 人物 姓氏 姓名 男权 黑人女性 统治 生活